第七章 所谓得宠(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554 字 2个月前

刚才是她没留意。

可她和谢若慎近距离接触之后就发现,谢若慎脸上是有淤青的。

只不过,用粉遮盖了,不细看,看不出来。

“妹妹你……”

谢若慎见被自家妹妹戳破了,便有些不好意思。

清风的手艺明明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啊。

姐姐也没看出来,居然让妹妹给瞧出来了……

“哥哥,想来你也听说过京城的一些传闻,然后为我抱不平是不是?

其实大可不必……”

接着谢若宁便和谢若慎表示,她的“闺中蜜友”顾瑜玥和她说了好些外人不知道的事儿。

比方说,那些心仪谢若婉的王孙贵族,要么是家族日落西山的那种。

要么是那种被家族放弃的,也就靠祖宗余荫度日的纨绔子弟。

基本就是面子上好看,实际没啥花头的。

而谢若婉在镇南王府,其实也是被王妃当个乐子的。

人家王妃压根没把谢若婉当回事儿。

或者说,人家在很是低调的阴着谢若婉。

“不会吧?镇南王府和咱们无冤无仇啊。”

谢若慎听了,有些搞不懂。

西府那边以军功起家,虽说叔祖父已经过世。

但是叔祖父的余荫还是在恩泽后人的。

要不然,谢若婉那时候,也不可能带着谢若宁挤进权贵圈。

毕竟,东府这边是走清贵,清流路线的。

权贵圈其实还是很排斥清流圈的。

“确实无冤也无仇,可这人吧,只有中意,没有做意。

喜欢你有千百种理由,不喜欢,只有一种。”

谢若宁叹了口气说道,“哥哥,你细细思量一下。

现在京城传出来的风,倘若换了是你,你将来愿意娶这样的姑娘为妻?”

前世的时候,原主年纪小不懂。

真以为自己投了镇南王妃的眼缘。

哪怕去了王府,镇南王妃没空接待。

她也信了。

在她看来,大伯母她们都很忙,更何况要打理整座王府的王妃了。

可她后来年岁渐长。

吃了某些苦头,便渐渐起了疑。

可还是不信。

她自认从来不曾得罪过镇南王妃。

一向都是对人家恭敬有加,小心侍奉,为何人家要如此阴她。

也是在临死前的一个月去寺庙上香,无意中才得知,原主正是因为穿了凤仪阁的蝴蝶翩翩,才把镇南王妃得罪狠了。

凤仪阁原先也只不过是间普通的成衣铺子。

后来铺子的主人成了当朝宠妃,又晋升为张贵妃,大家才趋之若鹜。

而镇南王妃的闺蜜则是当今的原配嫡后,纪皇后。

纪皇后在世的时候,二人的关系在人前就已经破裂。

可实际,二人还是在私下往来的。

纪皇后被张贵妃害死之后,张贵妃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当太子。

又把魔爪伸向了纪皇后的儿子和孙子。

虽说有当世大儒,还有一些忠臣努力护着,可太子和太孙还是“死”于一场大火之中。

镇南王妃自然是恨死张贵妃了。

可是她背后还有自己的子孙,压根拿张贵妃没办法。

而迁怒原主,一是那件蝴蝶翩翩是出自凤仪阁。

二则是镇南王侧妃姓胡,闺名玉蝶。

胡侧妃原是舞姬出身。

因擅长跳舞,容貌姣好,身段优美,极得镇南王宠爱,收为妾氏的时候,特地赐名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