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多方打探(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551 字 2个月前

谢若宁原本以为谢若慎能每天早晚来落霞小筑报到三天就不错了。

毕竟谢若慎是一天到晚往外跑,跑惯了的人。

哪里知道,谢若慎却坚持了半个月之久。

基本上,谢若慎在外面交了什么朋友,无论关系是亲还是疏,是远还是近,她也摸得比较清楚了。

只可惜原主前世的时候,对谢若慎的事不怎么关心。

唯一知道的是,那时候谢若慎被冤枉,是几个狐朋狗友一口咬定的。

人数有五,但她只记得其中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郑至远,一个叫洪昀。

而从谢若慎那里打听到,他和这二人,关系也是平平,就见过几次面罢了。

这两个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年纪小小,都已经有秀才功名了。

所以,其实平时几人是不玩在一起。

用谢若慎的原话来说那就是没共同话题,聊个p啦。

虽说还不知道另外三个证人是谁。

不过,物以类聚。

这谢若慎碰上那五人,确实,在任何一个审案子的官员面前,那些人的口供确实比谢若慎可信多了。

这和现代学校里一样。

只要你成绩好,老师便能容忍你所有的一切恶行,包括奸杀你的同学……

而现在,五个成绩优异的人指证一个经常逃学的,还是谢家庶出一房,没有功名的子弟。

一般人都会相信,这人肯定杀人了。

除非包公,施公在世,要不然,还真没哪个负责任的官员会抽丝茧来查证的。

再加上那时候祖父也不愿意为庶出的子孙出力。

所以,那时候,谢彦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儿子被杀。

而随着这些日子和兄长的交流,她也发现了不少的疑点。

第一,前世兄长杀人的地点是京城著名的风月场所,得月楼。

得月楼和抱月楼都是京城的两大红牌青楼,同属江陵王府。

唯一不同的是,得月楼卖的是男色。

可谢若宁向谢若慎打听的时候却得知,谢若慎对抱月楼倒是不反感。

甚至表示,等他年纪大些了,有了功名了,因为要应酬要出入抱月楼,他也是会去的。

不过,绝对不会染指哪儿的女子。

但对得月楼却极为的愤慨。

觉得得月楼这种场所,是有违伦常的。

谢若慎是个不擅长掩饰的人,特别是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

那么,他怎么会涉足得月楼?

是被哄骗?

那哄骗他过去的人,就是为了想让他当替罪羔羊?

是有预谋的?

还是突如其来的栽赃?

如果是有预谋的,那么,躲得了这一次,还能躲下一次吗?

这个想害兄长的人,到底是谁?

谢若慎为人豪气大方,哪怕是他看不惯的酸臭学霸,他也不会言语上欺负别人,最多是躲着人家。

那么,是怎么结下的怨?

现在把兄长拴在家里,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如果人家是有预谋害兄长,那么下次怎么办?

压根防不了。

还有,那五个目击证人不是传说中的“学霸”么?

这学霸到底是亲眼所见?

还是有把柄被人掌握,所以,不得不做假供?

毕竟,学霸去得月楼的行为,让她觉得很匪夷所思啊。

在这个朝代,难道男男相爱有这么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