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才哪(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620 字 2个月前

“他说啥了?”

谢若宁皱了皱眉头,有些不高兴。

“你呀……人家就是看你长期卧病在床,说有张调养身体的配方。

还让人拿了本棋谱给你,说让你有空参谋一番。”

谢若敏笑了笑道。

“他托谢若棠给的?”

见谢若敏点了点头,谢若宁道,“看来,谢若棠心还不死,还想着祸水东引呢。”

“妹妹打算如何处置?”

谢若宁见自家姐姐问,立马想到,姐姐肯定是在考自己。

便道,“不如把那方子给祖母看看。

她老人家见多识广的。

我身体虚着呢,可不能乱吃药。

万一雪上加霜怎么办?

你说那谢若棠也是,闲着没事当跑腿,好歹也是西府三房唯一的姑娘。

好好的,抢媒婆饭碗干嘛?

真要学当媒婆,索性在头上别个大红花儿的,手里摇晃把大葵扇,嘴角点个大黑痣的!!”

谢若敏:以前怎么没发现妹妹这么会损人呢?

冬雪:昨天晚上吃掉半只鸡的是谁哟?还身体虚……自家小姐怎么好意思说的?

不得不说,谢家东府内宅,真正的当家人,还是祖母。

祖母拨了个灶间上人来之后,大厨房哪儿的态度立马就不同了。

人家的管事还亲自来落霞小筑“巡视”,还极为真诚的托冬雪试探谢若宁的口风。

看看人家有没有什么想添加的。

本来各房的嫡出小姐和庶出小姐是有一定份例在上下浮动的。

现在老太太发话了,人家管事不介意往上稍稍浮动一下。

反正没破坏府里的规矩,大太太也挑不出错来。

谢若宁想了想让冬雪去告之现在有了祖母赏赐的菜,她别的也不缺。

倘若大厨房可以,以后在她平时的份例里,一个月加三十个鸡蛋,十斤面粉吧。

管事已经准备好六小姐的漫开开价。

毕竟以前人家就是个得理不让人的。

可现在一听说人家只要这么点东西,便也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若敏拿了方子走人之后,秋霜走了进来,给谢若宁比了个手势。

谢若宁见状,便让冬雪看着落霞小筑,简单易容了一番,跟着秋霜去了角门。

不得不说,秋霜的二哥还是很会来事的。

现在他每隔十天便来一次谢府做生意。,

顺便把打探来的消息告诉谢若宁。

他也买通了守角门的婆子,借间屋子给他。

让他在等客户上门时候,能歇个脚,喝杯暖茶。

虽说代价也不少,每次都要给那婆子十个铜板。

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是划得来的。

像秋霜带着谢若宁过来的时候,他的生意也差不多做完了,正在和那婆子瞎聊。

秋霜给了那婆子三个铜板,那婆子便出门守着了,一丝怀疑也不带的。

毕竟,喜欢单独买东西的丫头并不少。

“何二哥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吗?”

谢若宁见那婆子出去,秋霜守在了门边,便立即轻声问道。

“小的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那洪秀才郑秀才的,每日里也没啥,基本是两点一线。

这苏公子有天晚上应该是去了抱月楼。”

何二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叫应该?”

去就是去,没去就是没去。

“是这样的……”

何二见谢若宁有些不高兴他的回话,便解释道,“那天早上,小的五弟看见了苏公子……”

“从抱月楼出来?”

“这倒没有,可那条街上,也就抱月楼是适合苏公子去的,别的酒馆,茶楼,绸缎庄啥的,那么早,也没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