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栽赃(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609 字 2个月前

今天估计他身体状况不行,所以没喝一杯便醉了,至于世子和弟弟发生了啥事,他不知道。

至于弟弟为啥满身是血掉落地,他更加不知道,喝醉了嘛。

他醒来已经是在家了。

虽说纪一帆也好,谢若慎也好,都是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可他则是一脸的坦然,因为他知道祖父一定会信他说的!!

谢老太爷捋了捋胡须,表示认可,开始问起谢若慎来。

谢若慎是真不知道要怎么说。

难道和祖父祖母说,他被兄长出卖,然后差点被江陵王世子欺负的事吗?

这种话,你叫他怎么说得出口。

因此,张了张嘴,看着祖父母,然后又闭上了嘴,低头沉默不语。

谢若宁在一边看着,哪怕猜不出全部,大概也能猜出一部分来了。

她是真的气极了,真想上前去对谢若正拳打脚踢一番。

可无奈,她是灵魂出窍,压根碰不了实物,做不了任何事。

最多最多,只能让一些物体挪动一下位置,而且只能是小件物体。

像拿起椅子桌子砸向谢若正的,压根搬不动,也推不动……

谢老太爷本来就觉得错的应该是谢若慎。

而且还扯到江陵王世子。

因此便怒喝道,“孽孙,还不给我滚到祠堂去反省思过!!”

纪谢氏:……

纪一帆:……

皇太孙清了清嗓子,“舅公,后来我的人把谢大哥给接了出来,不如听听他所说的?”

原先,某些破事他们是不想管的,可撞上了。

而且他们也想把这些祸害给消灭了。

换了是谁,也不愿意被这么恶心的人给盯上。

那谢若正这次可以出卖自己的亲堂弟。

下次自然可以出卖表弟。

可哪里知道,已经有人抢先动手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这事儿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有商量,估摸着会不会是谢若慎搞的。

可现在一看他的样子,不像。

和谢若慎相处一段时间,他们也知道,他不擅作伪。

谢若宁两姐妹的爪子想来不会这么长,能伸到府外来。

那么,是谁?

此人是敌是友?

皇太孙叫进来的人是他的贴身侍卫之一,人家是武人,说话特别直白简单明了。

他奉他们主子进酒楼雅间的时候,发现传说中的江陵王世子和谢若正光溜溜的在塌上做些少儿不宜之事。

而且是在进行中的,屋子里的那股子味儿……

谢老太爷和谢老太太自然是不信的。

那可是他们夫妻最最优秀,寄予厚望的嫡长孙啊!!

怎么可能和人做出那种之事!!

最重要的还是和男人,还是大白天的……

“休得胡言,哪来的贱仆,居然敢来污蔑我的乖孙。”

谢老太太开口道,说着还脸色不善的瞟向了纪谢氏哪儿。

说自己的孙子做这种事,岂不是说明他谢家教导无方?

你说你身为谢家出嫁之女,脸上难道会有光吗?

别说自己的孙子不会做这种事,哪怕真做了,也得掩着盖着。

而看见自家孙子那不敢直视自己夫妻的样子,谢老太太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难道是真的?

自己的孙子真的好男风?

平时没看出来啊。

一直觉得孙子和孙媳挺恩爱的。

没妾氏,也就两个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