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虚脱(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478 字 2个月前

谢若宁有的时候很傻,她既然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自然会竭尽所能。

所以,不顾自己一直冒着冷汗,开始坐在书桌前分析起芸姨娘会走的路线。

不算不知道,一算才知道,这谢府能走的门还真不少。

本来芸姨娘住在西北角,那么,会从西北角或者西南的两个侧门走。

特别是西北角这个门。

一般这个门很少有人会去,除了每天掏夜香的,还有仆人过世,一般很少开。

大家都嫌晦气。

这儿离芸姨娘的院落近,再加上人烟稀少,那么走这个门可能性最大。

可偏偏长房的院落是靠近东北面的。

那么芸姨娘会不会迁就爱郎呢?

这还真说不准!!

至少他们二人在约会的时候,基本是在迁就谢若克的。

所以,当晚她穿着斗篷借口说出去给祖母祈福,也是在赌。

不得不说,芸姨娘和谢若克挑今晚的日子,也是故意的。

你想,第二天要忙女主人的生辰,前一天晚上大家自然是睡得比较早,也睡得比较熟的。

毕竟,累了好几天了,今晚必须得睡好,养足精神明天才能接待客人不是?

所以,谢若宁出去的时候,还真的是安静得不得了。

本来她是想先去芸姨娘的院子,静候芸姨娘出来再行动的。

哪里知道,刚出落霞小筑,整个就晕悬了起来,天旋地转的,人又开始不住地出冷汗。

她便意识到,估计是下午的时候灵魂出窍时间过长了。

之前那个鬼差就有告诫过她。

她以前出去也并不算频繁,出去时间也不会过长。

不像今天,精神力不集中,又受了几次惊讶,所以……

她渐渐开始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起来。

只朦朦胧地看见一个女人也穿着斗篷,还拿着包裹在她不远处经过。

她已经使不出力气去阻止,也无法分辨自己看到的是真人,还是自己的幻觉。

唯一能做的便是西歇斯底里的尖叫,希望芸姨娘听到之后能受到惊吓,然后以为东窗事发,退回自己的院子去。

让她去告发,自己做不到。

因为知道等待芸姨娘的会是啥。

但让芸姨娘离开,她更加做不到。

唯一能做的,便是阻止此事发生。

半夜的时候,谢若宁的尖叫虽然并不算大。

可花园够空旷,夜晚够宁静,巡逻的很快就来了。

她在昏死前只来得及和众人说,“贼人往东北方面跑了。”

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倘若在听到谢若宁的喊声之后,芸姨娘能回自己院落,或者躲起来,那她或许能逃过一劫。

可她却是个痴心的,不知怎么的,还是去了和谢若克约定的地点……

然后两人一起被抓住了。

那些巡逻的本来只想抓贼人。

哪里知道,会抓住一对,拿着包裹半夜偷偷“私”奔的野鸳鸯啊!!

还是“尊贵”的主子,巡逻的人表示,他们也很无奈啊!!

无论是齐妈妈去汇报给谢老太听,还是何嬷嬷去汇报给周氏,二人一开始都是不相信的。

可是铁证如山,由不得二人不信。

应该说,整个谢府是乱成了一锅粥。

长房的嫡二子居然要和人“私”奔,对像还是二房叔叔唯一没有被发卖的妾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