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绑票(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540 字 1个月前

谢若宁平时在周氏的眼里就是个哑巴,是个“蠢笨”到极点的“工具人”罢了。

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谢若瑶不至于得罪宣氏,才把谢若宁叫上。

至于会不会把西府得罪了,那也是谢若宁得罪,和她有什么相干的?

她又不能控制那“哑巴”写什么字,不写什么字的。

本来堂姐妹二人就不合的不是?

她才不信西府会揪着她这个实权太太不放呢。

人哪,那都是欺软怕硬的。

谢若宁已经知道她们的目的了,但现在也确实无可奈何。

也不知道冬雪领会到自己意思没有,有没有去搬救兵。

可千万别傻傻地去找自家姐姐。

这种情况下,谢若敏来了,那是于事无补,反而会被一起拖下水。

也幸好冬雪是个机灵的,没一会儿,纪谢氏在皇太孙的搀扶下进了周氏的院子。

谢若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宁丫头不是说去花园散下步,休息下眼睛的么,怎么跑你大伯母这儿来了?

走,和我回去继续抄经书去。”

纪谢氏受过周氏和宣氏的礼之后,便直接板着脸对谢若宁说道。

谢若宁自然是乖乖听训,心道,唉,看来,铺子那是保不住了。

欠了姑祖母的人情,只能拿铺子来偿还了。

算了算了,反正本来就打算卖给人家的。

纪谢氏见谢若宁乖乖走到她身边,搀扶起她另一边的胳膊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转头又一语双关的对周氏道,“老大家的,我知道你这个当娘的不容易,心慈。

不过,切莫行差踏错啊!”

说完,也不等周氏给什么反应,便带着谢若宁和皇太孙离开了。

“待那宣氏走了之后,你再离开吧,哪儿有文房四宝。”

纪谢氏带着二人回了自己的院子,揉了揉眼角,才对谢若宁道。

既然是让她来“抄经书”的,纪谢氏觉得,做戏还是要做足全套。

她才不会管皇太孙是否真的把这个侄孙女放在了心上呢。

再放心上如何?

哪天皇太孙真成了皇帝,侄孙女也真成了妃嫔,自己还是他们长辈呢!!

谢若宁朝纪谢氏笑了笑,便乖乖坐在了书桌前,提笔抄起了经书来。

相比较皇太孙不知道怎么开口,纪谢氏也在思索一些事。

倘若皇太孙对谢若宁不是另眼相看,其实她倒是不介意亲上加亲。

当然,娶她的不会是皇太孙和纪一帆,而是自己的亲孙子。

某些事,皇太孙和纪一帆不会瞒着她,所以,她也大概清楚知道这个侄女的某些事。

在她看来,侄孙女能赚银子是好事。

她出身书香世家,可当家这么多年来,自然是知道银子的重要性。

只可惜,看皇太孙对侄孙女的样子,唉!

这门亲事,看来是不成了,或者那谢若敏?

要么再看看吧,孙子年纪不大,还是可以再看看的。

纪谢氏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让皇太孙在心里记恨自己孙子的。

她知道二人有事谈,因此,抿了口茶,然后叫皇太孙盯着谢若宁“抄经书”,便回内院休息了。

“银票800两,两清,屋契我回院子给你。”

谢若宁刷刷地写了字,然后把那纸推到了皇太孙面前。

“多谢六妹妹,不枉我叫祖母走了一趟。”

皇太孙笑了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了800两银票,同样的推到了谢若宁面前。

谢若宁把那银票放入荷包,突然想到,是皇太孙叫姑祖母过来的?

不是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