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长辈的事儿(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545 字 1个月前

据谢彦信所说,那天他在逛书斋,买了几本书刚出书斋就见到镇南王府的马车。

他呢,是第一时间避开的。

哪里知道,走了没多少路,就听见后面尖叫声。

看那情形是惊了马。

然后那马车飞奔朝前,他是第一时间避开了的。

一方面他没那本事,第二方面,他也不是有那英雄主义的人。

第三,像他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强行上前,反而会越帮越忙。

到时候伤着自己,自己的宝贝女儿又要掉金豆豆的。

谢彦信的脑袋瓜子一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不知道是运气呢还是啥,马车上窜下一个人扑进了他怀里……

由于那人的惯性,两人倒地在街上滚了几圈。

那时候的谢彦信都懵了,脑子清醒之后才发现,他抱着一个妇人在街上滚了几圈。

还被好多人看见了。

虽然他清醒之后第一时间放开了,但是他感觉还是愧对人家。

而被抱着的那人正是木棉。

木棉呢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谢彦信。

木棉虽然觉得有点尴尬,可没多想,却见谢彦信满脸涨得通红。

木棉呢,也没多想,以为人家伤着哪儿了。

还特地吩咐谢彦信去医馆看看,还报了自己是镇南王府的木棉。

说万一有啥医疗费用的,让他上镇南王府向她要银子。

平时木棉就是这么操作的,没感觉有啥不妥。

谢彦信呢则告诉了人家,他姓啥名谁,住哪儿。

告诉木棉,说倘若有事吧,可以来谢府找他。

他的原意是,他不是抱了人家么,占了人家妇人的便宜。

哪怕是成了亲的,也不合适不是?

万一人家丈夫误会,那他也能帮忙解说一二,或者补偿一二。

他压根没想过,倘若没有他这个肉垫子,木棉有可能从马车上掉下来,会伤得有多重这件事。

他只是觉得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木棉认得谢彦信,自然是点了点头。

虽然她觉得谢彦信说话的思路有些奇怪,不过,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便不说了。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办。

马车好好的,怎么会惊了的?

是谁想害她?

对于木棉来说,谢彦信也就是个勉强算认识的路人甲罢了。

后来又在谢府碰到,谢彦信鬼使神差的找人打听了一下,听说人家和前夫是和离了的。

他觉得吧,他应该要负责,毕竟,他抱了人家,占了人家便宜了。

所以,才有了他来和谢若宁说要成亲的那一幕。

他打算求娶木棉的事吧,他还没问过木棉。

所以,才会有那句,她心里没他,他的心里也没她的话来……

以前吧,谢若宁是觉得,自家老爹如何的优秀,如何的聪明。

可现在她也发觉,自家老爹挺迂腐,挺会钻牛角尖的啊?

第一,人家木棉也没提起那件事,说明人家没往那方面想。

本来嘛,人家不向你这个“救命肉垫”表示感谢和亲切的慰问,已经是不够礼貌了。

换了是现代,没金钱的酬谢,一个果篮,一个锦旗还是需要的。

实在不行,你发个朋友圈感谢一二也成啊。

让人家上门向你讨要医疗金,那得多厚的脸皮啊!!

自家老爹可是读书人!!

当然了,咱救你,本来也不指望你回报啥的,顺手。

第二,因为救人而抱了人家,那就要娶人家。

那以后大姑娘,小媳妇的,谁还敢出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