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反对(1 / 2)

荣宁 佛前青莲 1514 字 1个月前

谢若敏哪里知道谢若宁的想法,便道,“对,我看要么这样,你全部给人家绣鸳鸯。

你细的不会,让秋霜给你打个大只的,大只的也行!!

她们二人,也是知道你手艺的……”

谢若敏还没说完,谢若宁又道,“姐,我看我绣喜上眉梢吧?

这不是一根树丫,再加上只喜鹊嘛,多简单。”

最重要的是吉利。

在她看来,可比鸳鸯的祝福好太多了。

“都决定好了,你怎么老变呢?

说了是鸳鸯就是这个,你别挑三挑四了。

鸳鸯可是我好不容易帮你换来的。

你以为龙凤图案简单?喜上眉梢简单?

鸳鸯那是最最简单的了。”

谢若敏很是无语的说道,“对了,金饰啥的,大家伙也都是商量好了的。

反正不厚此薄彼就是了。”

大家都知道,三房的事,谢若敏做主,因此,谢若敏是可以帮谢若宁做主的。

本来嘛,谢若宁是“哑”的,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她也干不了啥。

因此,全权由谢若敏拿主意了。

东府这边,除了长房的庶长女是早年出嫁了。

别的,基本待字闺中,以庶出居多。

也可以这么说,没嫁的,除了三房的两位,另外都是庶出。

谢若曦呢,也是知道姐姐妹妹们的情况的,所以表示,大家亲自手绣个荷包或者手帕一类的,就行了,意思意思。

姐妹之间讲心意,讲金那就不好了。

谢若瑶自然是反感谢若曦的决定。

她也是知道堂姐妹们月银有限。

生日或者过年过节送荷包没问题。

哪里有自己成亲的时候,也送荷包的。

到时候,夫家人问起来,自己怎么答?

因此,脸上是很不高兴。

周氏是谢若瑶的生母,大家伙也觉得没必要为了一些小银钱,和谢若瑶闹不愉快。

因此,谢若敏拍板,每人都挑些金饰品,比方说耳坠子,手链,手镯一类的放荷包里。

“姐,那这个你做主,反正咱俩一样就成,别太过了挑,人家还有庶妹呢。

姐妹情深这套,适合人家庶妹玩,不适合咱俩。

咱俩只要不是最低就成。

对了,真要绣鸳鸯?”

谢若宁再次确认,自己对这个真的很感冒。

本来绣功就不好,再加上不喜欢,你说吧,自己能不能在限定时期内完成,真的不能保证啊。

“你别讨价还价了,这种事,有讨价还价的?”谢若敏有些不高兴了。

“你不出去的时候,总有时间绣几针吧?和爹说下,鞋子先缓缓,做荷包要紧。

你也多练练,难道下次我出嫁,你也用一个荷包打发我了?”

谢若敏是知道自家妹妹对女红不感兴趣的,也知道她手艺确实不行。

可就是不行才要多练!

以前,她也不会纳鞋底,也不会做鞋。

可现在,做得多好!!

这说明熟能生巧,妹妹的手艺并没那么差,只不过,心思不放在这上面罢了。

当谢若宁把自己或许有可能不方便出去的消息透露给皇太孙知的时候,果然皇太孙有些不高兴。

虽说主角是裘大夫,配角是他的两个学徒。

可没有谢若宁这个“临时”演员,这出戏怎么演?